首页 > 法律案例

各位“铲屎官”请注意,宠物这些行为需要承担侵权责任!

时间:2020-09-11  点击:73次


猫狗等宠物在人类世界占据一定的位置,它们是人类的好朋友,给予人类温暖,陪伴人类成长。在当代城市生活中,宠物地位越来越高,不少人当起了“铲屎官”,并且乐此不彼。但是,近年来关于宠物伤人案件频频发生,给养宠物之人敲响了警钟。


宠物追逐致人摔伤

案情介绍

一对情侣共同饲养了一只泰迪犬和一只松狮犬,二人经常在清晨遛狗。一日,二人在遛狗时没有对狗狗栓绳,两狗在追逐打闹过程中绊倒了晨跑人甲。

甲随即被送往医院,经医院诊断,甲的伤情为颈椎骨骨折、颈髓损伤、四肢瘫、肺部感染等。因伤情严重,甲多次转院治疗,共住院277天,花费医疗费765820元。 

随后,甲将情侣二人以及小区的物业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住院期间护理费及完全护理依赖护理费、营养费等共计2513829.44元。

情侣二人都不同意甲的诉讼请求。他们认为,徐丙年龄较大,本身有一些基础性疾病,仅仅摔伤不可能造成甲身体瘫痪的损害后果。正是甲自身特殊的身体状况才加重了损害后果,所以对甲为治疗自身疾病的支出不予赔偿。 

经甲申请,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甲的伤残等级、护理期和护理依赖程度、营养期进行鉴定。经鉴定,甲的伤残等级为二级,护理依赖为完全护理依赖。外伤与伤残后果建议外伤参与度为20%-40%。


法院审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情侣二人作为泰迪犬和松狮犬的饲养人,在遛狗的过程中未对两只狗采取必要措施,而任由两只狗在公共区域内追逐、打闹。两只狗在追逐的过程中导致甲受伤,情侣二人未尽到管理义务,应对甲的合理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物业公司作为小区的物业管理企业,在此次侵权事故中,没有侵权行为、主观也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但物业公司在小区管理上的疏漏应及时予以改正。

结合甲的伤情并参考鉴定意见,法院判决情侣二人赔偿甲333419元。因甲伤情严重、护理期限较长,法院对护理期的期限酌定为5年。该护理期限届满后,如甲仍需要护理,可以再次主张。

判决后,甲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在二审期间,双方达成和解。情侣二人赔偿甲共计90万元,并三次给付。双方对此事再无其他争议。


案例分析

这是一起典型的饲养动物致人损害责任。饲养动物损害责任是一种特殊侵权责任,主要有四方面的构成要件:


(一)致害的动物为饲养的动物

动物的饲养人、管理人对动物负有管束的义务,也就是说对动物具有控制权。饲养人或管理人未尽到管理职责,使动物脱离必要的控制和支配,造成他人人身或者财产损害的,饲养人或管理人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二)动物独立实施加害行为

饲养的动物基于生物学的本能做出致害的动作,该动作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也就是动物独立实施,不受外力强制或驱使。

动物的致害动作存在多种形式,如积极实施的咬、抓、撞等形式,也可能是以静卧、阻碍等静态的方式实施。

无论是直接接触还是非直接接触,也无论是积极的加害还是消极的加害,只要饲养动物的独立行为侵害他人,都应由饲养人或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

(三)有损害的事实

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的后果包括人身、财产或精神损害。

人身损害包括致人伤残、死亡、健康水平下降、病痛等情形。

财产损害包括直接财产损失也包括间接财产损失,例如为治疗而支出的医药费、护理费、伤残赔偿等直接损失以及未来预期收入降低等间接损失。 

动物致人损害还可能造成涉及精神损害,例如因被狗咬伤造成终生残疾或产生严重心理问题,由此导致被侵权人精神痛苦,被侵权人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四)动物加害行为与损害事实有因果关系

饲养的动物与受害人遭受损害的事实之间是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

也就说,没有侵权的前因就没有损害的后果。

有些因果关系比较直观,例如狗咬伤人、猫抓伤人等,损害后果显而易见,因果关系也比较简单。但有些因果关系相对隐蔽、复杂,这就是间接的因果关系,例如动物咬伤人后,受害人被感染引发其他疾病死亡。

间接因果关系掺杂其他因素,加害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并不纯粹,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在上述案例中,情侣二人是松狮犬和泰迪犬的饲养人,两只狗在追逐中导致甲受伤,即两只狗实施了加害行为造成了甲身体权、健康权受损害的后果,该加害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所以情侣二人应承担侵权责任。但甲自身具有一定的基础性疾病,而该因素又加重了损害后果。情侣二人对甲自身因素造成的损害不承担赔偿责任。


寄养宠物伤人

案情介绍

乙饲养了一只法国斗牛犬。2019年十一国庆假期,乙全家外出旅游,所以将法国斗牛犬寄养在A宠物服务有限公司。乙与A公司签订《宠物寄养协议》,寄养期间为2019年10月2日至2019年10月15日,乙支付了1920元寄养费,寄养费包括住宿、基本健康检查、房舍清理、每天安排户外活动等。协议还对每日宠物犬喂食、散步等情况进行了约定。

2019年10月11日下午5时左右,A公司工作人员带该斗牛犬外出散步。斗牛犬突然挣脱牵引绳跑到人行道上。

丙是孕妇,此时正在人行道上活动。斗牛犬突然窜出,将丙扑倒。丙被送往医院,经诊断“阴道流血、排液”。后丙在医院进行保胎治疗。

出院后,丙向乙及A公司索赔,乙及A公司均不同意赔偿。丙将乙和A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6820.7元、误工费37892元、营养费393元、护理费9116元、精神损失费10万元。

A公司认为丙主张的各项费用过高。除了医疗费以外,其他费用都不同意赔偿。乙认为,虽然是他的狗的原因导致丙受伤,但丙受伤发生在宠物犬寄养在A公司期间,A公司作为管理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乙虽然是宠物犬的饲养人,但事发时对宠物犬无法管理和控制,故不应承担责任。



法院审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乙已将宠物犬交由A公司寄养,A公司即为该犬的管理人,在此期间宠物犬导致丙受伤,A公司作为管理人应承担侵权责任。

经核算,丙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6820.7元,误工费3720元、营养费393元、护理费1050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法院判决A公司赔偿丙13983.7元。

丙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丙作为孕妇被狗扑倒,精神上受到严重惊吓,一审法院确认的精神抚慰金数额偏低,结合侵权的具体情节和丙的伤情,将精神抚慰金调整为5000元。



案例分析

本案涉及动物饲养人及管理人身份认定及责任负担。

饲养人和管理人的不同点是:饲养人为动物的所有权人,管理人应为对动物负有管理职责的其他动物保有人。

饲养人与管理人之间如何承担责任?如果造成损害的动物只有饲养人,关系就比较简单,直接由饲养人承担赔偿责任即可。但问题是,既有饲养人又有管理人,应该如何承担责任。当动物的所有人与管理人不同时, 管束动物的义务转移给管理人,这时的责任和赔偿主体应为管理人。

 因为,管理人对动物具有实际管理和控制的权利,也应当承担危险控制的义务。所以确定饲养动物损害责任主体的理论基础是权利和义务一致的原则以及动物危险控制理论。

来源:北京房山法院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法律事务请咨询专业律师。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微信号:tianzhigang